你的位置:基督教睦邻行道会 >> 资讯 >> 睦邻分享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我为什么信耶稣? 远志明见证布道系列 (根据VCD录音整理)(三)

热度917票  浏览91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2年2月15日 21:47
三 让神光照神州

  
  1991年,我信主以后,除了享受主里面的平安喜乐,弟兄姐妹的爱以外,我也慢慢地,渐渐地有了一个看法,有一个担忧,就是:我们中国人成了基督徒以后,还是不是中国人?这话听起来好象很刺耳,为什么我想到这个问题呢? 因为我发现我们中国人的基督徒,对以色列的历史了如指掌,可是对中国五千年历史不闻不问,甚至不屑一顾。这就马上让我想到一个问题,我们所信的这位神,到底是不是中国五千年的神?我们所信的基督教,到底是洋教还是普世的信仰?上帝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到底有没有主权?有没有作为?
  
  我相信根据圣经,答案是肯定的。上帝也是中国人的上帝,我们的信仰不是洋教,耶稣不仅仅是犹太人的救主,也是所有民族的救主。上帝在五千年的中国一定有主权,一定有作为。在原则上,我们没有一个人不承认这些。但是在实际上我们真的看不见。比方说上帝自古也是中国人的上帝,有什么证据?我们在教会里听不到。如果说中国五千年中也有上帝的主权作为,那么这些主权作为在哪里?我们不知道。
  
  感谢神,我在没有信他之前,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,对历史,文化,哲学,政治各方面都有涉猎。所以当我一下子进到基督教信仰里时,反差很强烈。旁观者清,我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突然进来的。进来一看,哦,我们所信的上帝多么伟大,我们这个信仰要比世界更大,不是比世界更小。我们的信仰不是躲到一个旮旯里,一个角落里自得其乐,与世隔绝,不,我们的信仰是包括了天地万物。在我们心中的,它比世界更大。
  
  真的,我在耶稣身上看到了这一点,我们的主耶稣指着天上的太阳向我们说话,指着雨水向我们说话,指着地上的花向我们说话,指着天上的鸟向我们说话,来讲述上帝的大能,讲述祂的大爱。我们的耶稣,祂传给我们的这个信仰是多么的宽广,多么博大。天地万物都是神的作为,难道中国五千年就不在祂的主权之下?一定在。所以这个信心,从我一开始信耶稣就非常的坚定。我知道上帝一定也是中国人的上帝,但是在哪里?我真的一下子说不出来。为什么呢?没有研究过,没有考察过。这是个很大的问题。当然,圣经没有,它也不可能把上帝在中国五千年的主权作为记载下来。但是根据圣经最基本的原则,上帝创造了一切,养育着一切,而且将来的一切都要归于他。就象保罗说的,万有都是本于祂,依靠祂,归向祂。根据上帝这样的属性,我们中国有祂的主权作为。这一点要由我们中国的基督徒自己来查考,根据圣经原则自己来寻找、发现。没信主之前,我所接受的关于基督教的教育来自中国大陆,我相信在座的许多朋友也这样,我们受的什么教育呢?基督教是洋教,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。这样一种观念根深蒂固。到今天为止,中国大陆的无神论者还是这么说。很可惜,我们主内也有些人说,只有以色列的历史,是在上帝的主权之下,中国五千年就是没有上帝的主权作为。这正好迎合了无神论者的说法。他说,基督信仰跟我们中国不沾边。你在这边说,对,我们的信仰跟你们就是不沾边。不对啊,弟兄姐妹们。
  
  感谢主,现在中国大陆有几千万基督徒,这其中至少有几十万的知识分子。用中国一句俗语,这些知识分子都是半路出家,都是三十多岁,二十多岁,四十多岁,甚至五十多岁才进入我们的信仰。他们一进来就会发现问题,为什么这个信仰没有把中国五千年,十三亿人包括进去?真的,时候到了。神要拣选中国,福音要在中国扎根,开花,结果,要让中国成为世界上一个信仰的基地,成为世界上基督徒人数最多的国家。我不是怪我们的前人,怪我们以前的神学家们,不是,是时候没到。福音从来没有象今天在中国这么兴旺,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多的高级知识分子信了耶稣。今天是时候了。
  
  感谢主,神的灵真的是带领我。在我念神学院的时候,有一次,我读保罗书信。保罗讲圣灵的果子,我们知道,仁爱,喜乐,和平等等,接下来他讲,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。因为这些果子都比律法还高,比律法还好。读到这里,我突然想起老子的一句话,叫上德不德是以有德,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。用现代话说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得了道的人,有了最高道德的人,他不用处处遵守什么道德律法,因为他已经有了。而处处要遵守律法的人,正说明他里面没有。这不正好是对保罗书信的一个解释吗?我们不是到处解经吗?我们每个人都在写解经书。老子两千多年前就开始解经了,可见圣经是真理。我一下子大受启发。我以前是学哲学的,我研究过老子,写过一本书,叫《沉重的主体》,是人民出版社出版的,里面专门有一大章是讲老子的。我就重新打开《老子》这本书,从头到尾读。我一读,真的是大吃一惊。
  
  我原来不认识耶稣,我读老子的时候,当然跟基督信仰毫无关系,但是,当我认识了耶稣,神的光在里面照亮了我,我用神的光再去读《老子》的时候,就大吃一惊。我发现老子讲的,真的可以作为圣经的注释书。老子讲到太初的道,万物都是由祂而来,在祂里面有生命,有恩典,有慈爱,有赏罚,有公义。约翰福音一开始就讲,太初有道,道就是上帝,万物都是藉着祂造的,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祂造的,生命在祂里头,这生命是人的光。老子提到了圣人,人们对这位圣人百思不得其解。解释老子的人成千上万,谁都没有解释过这位圣人。为什么?这位圣人是没法解释的。他太圣了,人做不到。比方说,他受苦受难,却作主作王,而且作天下之王,上哪去找这个人啊?我一看,老子理想中的这位圣人跟我们的主耶稣好象,我就大吃一惊,开始认真地去读。
  
  神学院的毕业论文我准备写老子。可是有一个好大的难处,要把老子《道德经》搞成英文,我这两下子不行,很多人都不行。老子的英文译本,我当年查有一百零四种,每一种都翻得不一样。老子特别难解。我怎么能用英文写这个论文呢?没法写。
  
  我就跟神祷告,我说,神啊,怎么办?我到底写不写?突然我们神学院调来了一个中国教授,叫温以诺,他中英文都非常好。他来了之后,我就跟他分享,因为我们在一个团契里。他说,好啊,你写啊。我说我用英文写不了。他说,我跟学校反映一下,我做你的导师,用中文写好不好?结果跟学校一说,学校说,可以, 因为我本来就是Special Student ,特殊学生。我高兴得不得了。我的第一个印证,神行了神迹。
  
  第二个印证是什么呢?我没有资料,我要考察老子,前人考察老子的资料我必须知道,否则将来让人笑话怎么办?我回国才会有这些资料,可我回不去啊。我那时候是通缉犯,那是九四年,怎么办?我跟神祷告,我说,神啊,如果这是你的旨意,求你开路。结果我就跟中国大使馆申请回去。他说,你回去干什么?,我说第一探亲,第二买资料。他说,你必须保证退出民运组织,不参加民运活动,就允许你回去。我说我早就做到了,我一信耶稣就退出民运组织了。我现在参加的都是教会活动,不是民运活动。跟他们谈了两三次,他们就让我回去了。
  
  感谢神,让我九四年回去了。我大概是民运分子中第一个回去的。是神给我开路让我回去的,因为我做的是祂的事情。我做的不是地上的事情,是天上的事情,祂给我开路。我回去以后,就在北京市公安局人员的陪同下,搜集了所有的资料。神多么奇妙啊,因为这要有保护啊。我弄了两大箱书回来后,就开始考察。后来我写了《老子与圣经》这本书。当然,这本书有它的缺陷,但是我知道这是神在中国的作为的一点点。就象我们刚才从圣经中读到的,神从一本造出万族来。事先定好了一切,我们都是祂的儿女,都是祂所造的。也就是说,神并不偏待人,凡寻求祂的,都能得到亮光,真的,感谢神。
  
  这本书出来了以后,很受欢迎。但是也有一些弟兄姐妹、神学家、我的朋友们有担心。他们担心的是一般启示跟特殊启示,你把老子归到哪里去呢?是归到一般启示还是归到特殊启示呢?我私下跟他们讲,我不觉得一般启示跟特殊启示这种分法是真理,启示是真理,但是对启示的分类不是真理。神的启示是绝对的,我们对神的启示的理解,用人的智能的分析和归纳是相对的。正因为如此才产生了不同的神学和教派。我在神学院就领略了不同神学的彼此内斗。我们知道,圣经是绝对权威。在圣经以外没有绝对权威,而且神的启示这么丰富,怎么能够用这个两分法就给分清楚了呢?这是很危险的。任何的分类都是很危险的。比如说光,我们把光分成赤橙黄绿青蓝紫,这样分类很危险,为什么?好多的中间色都分不进去。把音乐分成七个谱,1234567,你觉得你分得很严,很精确。你错了,好多中间音你没分进去,全给忽略了。所以,在哲学里大家公认一条原理,任何分类都是一种冒险,何况对神的启示。神学不等于圣经。神学是很重要的,我绝不反对。我自己也念了神学,很重要,重要就在于它对圣经的理解,对圣经的解释。我们根据神学的解释可以更好的理解圣经,但是它不能代替圣经。
  
  感谢神,如果让我分类,我还是把老子分到一般启示,这样比较安全。但是说实话这种分法是值得商榷的。它不是圣经的原文。我们常常说,圣经的话,一字一句都不能改。这意思就是说我们的归纳都有问题。所以有的人归纳出不同的东西,引起很多争论。象加尔文,归纳出来五点,阿民念归纳出了另五点,都是从圣经里归纳出来的。加尔文的五点导致了长老会,阿民念的五点导致了浸信会。他们两个人为这理论打仗打了好多年了,都是主耶稣的门徒,都是神的儿女,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。神学是另一回事,是人的智能,对神的启示的理解,但是毕竟是人的智能的理解。
  
  感谢主,我接下来继续研究中国五千年。我从尧舜禹夏商周大量的资料中,豁然发现上帝在中国大有作为,大有主权。后来我写了一本书叫《神州忏悔录》。我发现中国古代的五经里边,有很多对上天的赞美。我举个例子,光在《诗经》这本书里,台湾作家李敖有个统计,就有几百次提到了上天、上帝。
  
  不仅五经,四书也是这样。有人问,谁是最大的慕道友?我说孔子是最大的慕道友。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我早上听到真道,晚上就死了我也甘心。看看这个慕道的心情,你们谁有这种心情?第一,他知道有一个真道。第二,他知道这个真道他还没有得到。第三,如果他得到了,他死了都甘心,你看看这种心情。不要小看我们中国的古人,他们寻求神,神是喜悦的。当然,如果孔子早晨得到了这个永生之道,晚上死了他也不怕了啊。有人说孔子是无神论者,怎么会呢?他生病了,他的学生问他,老师,你祷告了没有?孔子说,我祷告已经很久了。他还说,获罪于天,无所祷也。如果你把上帝得罪了,你还向谁祷告啊?
  
  孔子说,敬鬼神而远之。有人用这句话证明孔子是无神论者,说孔子根本就不信。他错了。信神首先是什么?敬。现在谁还敬啊?毛泽东不敬,邓小平不敬,江泽民不敬,谁敬啊?你知道,敬畏耶和华是智能的开端。信神的人,也会相信有鬼,相信灵界的事情。像孔子,老子,墨子,庄子,孟子这些人,如果他们遇到耶稣,他们会口称耶稣为主。他们那么迫切的心情,那么渴慕真道。耶稣对他的门徒说,你们的眼睛是有福的,你们的耳朵是有福的。他说,过去很多君王和先知,想听到你们所听到的,想看见你们所看见的却没有。我知道,我们中国的这些诸子算不上先知。真的感谢主,我在研究中国历史的时候,发现了大量的证据。我这里不能一一多讲,我只是告诉大家一点点而已。在《神州忏悔录》这本书里面,我全部列出来了,上帝在中国大有作为。
  
  从春秋战国以后,中国人不再敬上帝,背离了上帝,开始自相残杀,以皇帝为上帝,以人为神。就造成了中国改朝换代,杀来杀去,你死我活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充满了苦难。我们最大的苦难的源头,背离神。孔子讲,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后来讲,大道既隐,天下为家。真龙天子当成上帝,这是中国苦难的根源。以前我们没有好好研究。用神光来看,就看得好清楚。那以人为神的国家必然遭殃,那敬畏神的国家必有祝福。
  
  神并没有放弃中国。尽管中国后来这两千年背离了神,但是神一直在呼唤着中国。我们中国的知识分子也在寻求神,象汉朝的董仲舒,后来的王洋明,朱熹。他们都看到人间的罪,千方百计地寻求解决的出路。可是他们不认识神,苦苦地寻索,得不到,找到的都是一些很狭窄的,很有限,很表面的功夫,什么格物致知等等,以自己为本。但是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发现了自己的罪,他们在寻求神,他们也是慕道友。
  
  神也在找我们,从唐朝开始,祂的使者就到了中国,然后,一代又一代,差不多都有神的使者到中国去。但是中国抗拒神,顽梗地不认识神,对抗祂,继续犯罪。感谢神,到了近代,从利马窦到后来的马礼逊,基督教开始传进中国,中国一步一步走向神。这是伟大的,特别奇妙的一个过程。我们要反朴归真,我们要归回我们的本根,本根就是上帝。
  
  《神州忏悔录》写好后,有一些弟兄姐妹看了就鼓励我说,把它拍成电视片吧,就象当年《河殇》一样。当年的《河殇》是从政治文化的角度来考察中国历史,这次因着我信了耶稣,用神的光、从信仰的角度来看中国五千年历史,立足点就不一样。在他们的鼓励下,我们就准备拍。开始我把它改编成一个剧本,我们有的弟兄也支持,后来我们成立了神州传播协会,用了两年的时间拍摄,充满了神迹奇事,我在这里就不多讲了。我们把五千年的资料都从中国大陆找来了,次次平安。然后把它剪接成一个三个半小时的七集的电视片,最近我们又出了不分集的、半小时的福音精华版。到现在已经发行了将近两万套。海外的华人教会,每个教会都有,很多弟兄姐妹也都有。更可喜的是,《神州》这个片子,在它的家乡,在神州大地上,广泛流传,广受欢迎。有的弟兄姐妹带进去,大量地copy、复制,我们欢迎他们复制,我们没有版权。
  
  感谢神。他们看了以后,感受不一样。他们就生活在神州大地上,他们现在还受到那个龙的辖制,他们身有同感。他们讲,神州这部片子真的指出了中华民族得救的出路。国内的一个著名的电影导演,连夜看完了七集,打电话给我。 他说这部片子,如果大陆的人看了,会改变他们看问题的价值观。真的,因为我们是用神的爱来看中国的五千年历史。我们中国的历史原来是什么?是恨,是你死我活。而我们传扬的是什么?是耶稣的爱,是我死你活。这不是我概括的,是一个老弟兄概括的。他说,《神州》里边揭示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,一种是你死我活,另一种就是我死你活。
  
  感谢神。我们信了耶稣,耶稣是站在天上的,用祂的眼光一看中国历史,就是站得高,看得远。我们现在还是在斗争,对不对?阶级斗争一抓就灵。阶级斗争要年年讲,月月讲,天天讲。阶级仇,民族恨,永远不能忘记。仇恨入心要发芽。我们都是这样。我们最伟大的模范雷锋,是什么?也是个充满了仇恨的人。他什么都好,爱党,爱国,爱人民,到处做好事,助人为乐,但他就是过不了仇恨这一关。他怎么说?他说,旧社会鞭子抽我身,母亲只会泪淋淋,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,我夺过鞭子抽敌人。他说,对待敌人要象严冬一样残酷无情。一个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都过不了这一关,为什么? 是中国五千年历史的基因。每一个中国人如果不来到耶稣面前,不来到神的面前认罪悔改,这个基因就控制着我们的生命。海峡两岸的中国人,要打仗,拼命地买武器,造武器,那东西不能吃又不能喝,干什么?我发现,站在神的爱里看我们中国人的心态,我看到他们眼睛里射出来的都是仇恨的光芒,也闻到了他们话语中间都带着火药味。真的很可怕。
  
  我们中国是多么需要神。我们的祖先是敬天的,是敬神的。虽然这个天,这个神,这个道还朦胧不清,但是这种敬虔的心,已经使他们能够有一个最起码的道德底线。但是后来我们背叛了神,完全是用人的利益,人的智能,甚至用人自己的道德代替对神的敬畏,结果就一塌糊涂。孔子讲,唯仁由己。他说我要想仁爱,我要想去行善,我凭我自己就可以了。他说,我想去仁爱不就仁爱了吗?他错了。圣经上怎么说的?圣经说,立志行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。圣经说的是对的。每一个人都立志行善,不犯罪,不作恶,不坑害别人,可是真正行出来的呢?好难好难啊。可是孔子就认识不到这一点。孔子认为,你想行善一定能行出来。历史证明,中国的人本主义不能救人。 

    我们在后两千五百年陷入了痛苦之中,翻来覆去,一直到今天我们中国还面临一个巨大的危险。这个危险不是政治制度,不是经济落后,是人心中的苦毒,是没有神的爱。这是非常可怕的。我们看看中国的昨天就知道今天。中国的昨天,用三句话来概括:第一句话,我们原来是有根的民族。就象世界其它民族一样,我们的根就是上帝。第二句话,我们背离了我们的根。无神论一定导致邪恶,当然有神论也可能导致邪恶,但是无神论必定导致邪恶,因为它不信有永恒正义,不信有末日审判,什么都不信。假如没有上帝我当然就什么都可以干,这是杜斯托夫斯基说的。中国的后两千五百年就是这样,用人来代替上帝,用皇帝来代替上帝。但是皇帝也是个人,他也有罪,他怎么能代替上帝呢?结果只能是犯罪。中国历史上最大,最可怕的罪全是皇帝犯的。中国这五十多年来,最大灾难是谁造成的?不是老百姓啊。中国老百姓好好啊,好纯朴、好善良、好忍耐,都是上边闹的。过去叫叛乱,叫争权夺势,现在不叫,叫路线斗争。感谢神,祂的光照我们,让我们看出这一点。第三句话,神一直爱着我们。即便是在中国的昨天,当我们背叛祂的时候,祂依然爱我们。祂借着众先知,多次多方的差遣使者,后来借着耶稣的使徒们到中国来,一直在呼唤我们,而我们却顽梗地不回头,一直在犯罪、受苦,直到今天。
  
  我要告诉大家,今天中国的苦难已经到头了。因为神已经踏上中国这块土地。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,这句话不仅是指经济强大,政治上的民主,而且是指人的心灵要归向神。看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,能够在经济强大,政治发达,军事强大的同时,却没有信仰。我们知道原来英国叫日不落大帝国,是世界上最强大的,那个时候的宣教士全是英国派出去的,全是欧洲派出去的。后来英国没落了,美国变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。现在到中国和世界各地去的宣教士,美国派出的最多。下个世纪,如果中国最强大,中国一定成为有信仰的国家。上帝不允许一个国家强大得天下无敌却没有祂的爱,没有信仰的约束。这样的人是祸害,神不允许他长久。希特勒不会长久;纳粹德国不会长久;日本,意大利(军国主义)不会长久,因为他们没有信仰。
  
  感谢神,中国现在已经走到了她的尽头,神爱中国,中国现在是好土。什么叫好土?你们看到了从海外来的这些留学生、学者和他们的家属、我们的各个华人教会。最近七,八年我跑遍了各个州,很多的学校和教会,我发现每年信主的、受洗的90%以上是大陆来的。他们说,台湾来的、香港来的你请他来教会他都不来,唯有大陆来的他们怎么就那么容易呢?这是什么?神预备了好土啊。怎么预备的?用非常手段——五四的时候,打倒孔家店。文化大革命,把所有的偶像全部打到、全部烧掉,用马克思主义来斗他们,等他把全部偶像烧了,马克思主义也被仍了。现在谁还信马克思主义?现在中国人的心灵空虚,饥渴,什么都没有,一遍荒芜,这是好土。台湾不是好土,台湾没有经过这个,现在台湾据说拜一百七十多个偶像,连猪八戒都是。她没有经过这个扫荡。以赛亚书里面讲说,你们要修筑道路。崎岖的要变成正直,大山小山要把它挪开。神做了这个工作,从五四就开始做这个工作,做到文化大革命,做得很彻底,神清理了。好,真是好。我们这么多知识分子,现在中国大陆几千万信徒,海外知识分子这么多信主,这全是神做的。在中国大陆,没有象葛培理这样的传道人,是谁传的?神自己做的。圣经里讲,好土要结好果子。刚建国1949年的时候,中国大陆不到一百万基督徒,现在将近一亿。增长一百倍!好果子结了一百倍! 我知道在座的长者你们有的可能去过大陆,去培训。一去就大受激励啊,你都不想回来了。那地方虽然贫穷,可是充满了神的灵。耶稣现在正行走在中国大地上,祂衣衫褴褛地走在穷乡辟壤,走在那些不识字的人中间。现在又开始走入城市,到处都是祂自己的脚印。
  
  感谢神,神在中国做了大事,祂有好的种子,就是中国的教会,中国的家庭教会象使徒时代一样。我们在神学院里,有的神学家教导我们说,使徒时代一去不复返了,没有神迹了,现在就是靠理论了,就是靠讲道理了,信仰现在变成神学了。你去大陆看看——不,耶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,永不改变。祂来到中国大地上祂所行的,让你目瞪口呆。我建议这些神学家们都到中国大陆家庭教会去看看。那些目不识丁的农民们,河南、安徽、温州,他们一个个成了何等的人?如果不是耶稣的话,他们还在地里锄地,养家糊口,现在他们胸怀天下,成了领袖,他们走到全国29个省,哪里都有他们的团队,哪里都有他们的教会。他们祷告的时候怎么祷告?都是为中国祷告,为人类祷告,为天国祷告。
  
  有一个小女孩叫晓云,我们昨天唱的“ 最知心的朋友”就是她写的歌。她没有念到初中毕业,也不识谱,圣灵感动她,她就唱,连词带曲一块儿出来。已经唱了八百零三首。北京大学的一位音乐教授,曾经看过她前五百首,他不相信这是真的,他不相信一个初中没毕业的,不识字的河南农村的土妞能唱出这样好的歌来。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神做的,神做事不用人的办法。我们神州的那个作曲,叫黄安伦,他是世界名人录里边的人物,是中国大百科全书里边的人物,得了这个奖那个奖,是耶鲁大学的高材生。我就跟他讲,如果这八百首诗歌是你黄安伦作出来的,没什么稀奇的,但是让这个晓云作出来,人们就知道这是神作的,神就这么做事。
  
  为什么耶稣来到人间,祂身上凡是人所看中的一律没有?没有福、没有禄、没有寿(没有长命)、没有权力、没有地位,生在马槽里,没有进过学堂,柔弱如羔羊。为什么人所看中的一切能力在祂身上全都被剥夺了?为什么神来到人间行事的时候,不让地球倒着转三圈,吓得我们谁敢不信?如果是拿破仑,是成吉思罕,是凯撒大帝,如果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,人就不会归荣耀给神。人们就会说,基督教今天这么兴旺,这么发达,这么好,因为他的创办人是一个伟大的君王,是一个叱诧风云的英雄。不,耶稣是一个柔弱的人,是一个卑微的人,是一个没有进过学堂的人,是一个传道只传了三年多的人,是一个三十三岁就死在十字架上的人,你还说什么?基督教所有的辉煌,所有的伟大,所有的成就,都不是人做的。因为人所看中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。这是耶稣讲的。耶稣说,我所做的事不是我做的;耶稣说,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我说的,是我天上的父在我里面做他自己的事;耶稣说,如果不是天上的的父,你们没有人能到我面前来。说得多好啊。同样,在中国大陆,你们不要看不起那些农村的,不识字的,那些弟兄姐妹们、基督徒们,他们身上有耶稣的荣光。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血有泪。
  
  感谢主,神行了奇妙的事在中国。中国的今天是最好的时候。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,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,没有人能阻挡。法轮功的信徒抗议啊,自焚啊,让中共的领导看清楚了,基督徒真是好人。五十多年来,受了那么多的逼迫、那么多的人殉道,没有一个人抗议、没有一个人自焚,还反而默默地为他们祷告。他们知道了。万事互相效力,叫爱神的人得益处。中国大陆发生的每一件事,都使基督徒得荣耀。五十多年来中国大陆搞了多少政治运动,翻来覆去。 今天好人变坏人,明天坏人变好人,每变一次,基督徒都被斗,基督徒都遭殃,可是变来变去现在才发现,唯有基督徒永不改变:爱、宽容、忍耐。所以,我们要拍下一部片子叫《十字架》,要把中国教会的这种耶稣基督的荣耀彰显出来,让世界的人,不管是无神论的百姓,还是无神论的掌权者,让他们看见了《十字架》这部片子以后就羞愧。我们基督徒在哪里都是耶稣的跟随者,祂背着十字架,我们也背着十字架;祂爱这些杀害祂的人,我们也爱这些人。所以,哪里有耶稣,哪里就有爱。

    晓云姐妹有一首诗歌里唱道:我看到有一条天上的生命河,流向中国,医治中国,得着中国。一个小女孩能唱出这样的诗来。你们知道那首诗:“中国的早晨五点钟,传来祈祷声;中国的早晨五点钟,传来敬拜声。飞越了万水千山,溶化了冰冷的心灵;为中国祝福,又迎来了一个好收成。”多么伟大的气魄,这是她唱出来的吗?不,是圣灵感动她,是神那个伟大的胸怀在她里面。真的感谢神,中国是最好的时候。中国现在有好土壤,有好种子,有好时刻。所以今天我要跟弟兄姐妹讲,要传福音,谁要是得了神的恩典,老是自得其乐,神不喜悦。而且你这个恩典会失去。保罗说,我们不传福音就有祸了。我们在海外太舒服了,我们不知道什么叫十字架,当然我们有我们的十字架。我们的十字架常常是心里别扭啊,不舒服啊,谁说了你两句坏话啊,是那种十字架,但是真正为主殉道的十字架,为主献身的十字架我们要背上。
  
  弟兄姐妹们我们在这里一定要知道,我们活在世界上,实际上只有一件事是有意义的,就是传福音,别的事都没意义。你挣钱,挣了钱就买,买了就吃,吃了就拉;然后又去挣,挣了又买,买了回来做,做完吃,有什么意义呢?别的事都没意义,都是短暂的,不是永恒的,唯有一件事,传福音,救灵魂。耶稣复活以后,祂没讲别的,就说了一件事——大使命:
你们到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,我就与你们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。所以,我们弟兄姐妹一定要传,不传是不行的。如果每一个基督徒,你每一年为一个到两个不信的朋友祷告,关心他们、爱他们、为他们祷告,请他们来参加布道会,一年为这么一两个,我保证你们教会一两年就翻一翻。你们如果有机会都要到大陆去走一走,你看到羊没有牧人是什么样子。当然,到海外来的这些,送到家门口的,更直接,更了当。今天中国人最需要神,我们意识到,如果没有神,我们没得救,叫见死不救,罪加一等。你知道救法,你却不去救,你不是见死不救吗?不是罪加一等吗?为什么保罗说不传福音就有祸了?他说我是迫不得已传福音的,就好象遍地都是得了癌症的病人,都快死了,上帝把那个治疗癌症的绝效药,一治就好的药装在你兜里了,你还在家呆着呀?你还在家里每天吃上一颗,你有祸没祸啊?你有祸了。所以今天我非常不客气地跟弟兄姐妹讲,你要传福音,谁不传福音活着白活,在神面前没法交代。
  
  那么,在座的朋友们,我要跟你们讲,中华民族走到这一天,神的救恩已经临到了,谁先得着,谁有福,谁是初熟的果子。21世纪的中国光有财富没有用,光有民主也没有用,因为财富不能使中国安定。现在中国财富大增长,每年增长10%左右,但中国的道德下降,犯罪率增加,光“五一”前后的严打,就枪毙了一千七百多人,相当于全世界三年枪毙的总和。从最高领导人,到普通老百姓,没有一个人否认,中国的道德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败坏。江泽民没有办法,期待着以德治国。德有什么用,德如果没有道就不叫道德,失了道,德就没有用处。只有得了道,敬畏真道,德才能表现出来。今天你以德治国有什么用呢?你去跟他们讲道德,道德在利益面前一钱不值。唯有敬畏耶和华的人可以约束自己的行为。以法治国有用吗?枪毙了一千七百多人,犯罪率照样增加。法,有用吗?德有用吗?财有用吗?如果人心不改变有用吗?
  
  所以,朋友们,你们不要以为光中国是这样子,你们家也是这样子。如果你们家发了财,能保证你幸福吗?不见得。中国好多家庭发了财,反而更痛苦呢。在外面找什么第三者,过去叫小蜜,现在叫小鸟——到处有鸟巢。这是发了财了。你们家法整治行吗?不行。跟你太太讲道德吗?没有用,跟你孩子也没有用,唯有你们全家都敬畏神,你们全家都蒙福。个人、家庭、民族,都是一样的道理。我们凭自己的能力没办法救自己。人不能抓住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,一定要有一个支点,这个支点一定要比你们大,那就是造我们的神,就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,祂是我们心灵的归宿。如果我们真的心灵敞开归向祂,我们在中国就是首先蒙福的人,首先蒙福的家庭。爱就进入你的心中,进入你的家中,进入你的后代。
  
  我信主十多年来,这是我最恳切的肺腑之言。我是个哲学博士生,我学了好多的知识,知识没有办法给你爱;你在海外挣多少钱,也没有办法给你爱。一切都代替不了神的爱。所以如果作丈夫的,作妻子的,作儿女的,或者作父母的,一同来到耶稣面前,我们每天有这样亲近神的时间,进入一个信仰的生活,我敢保证你这个家里面,有出人意料的平安。神所赐的福是叫人富足,而且不加上忧虑。如果不是神所赐的,是你从世界上挣来的,虽然富足了,却带来忧虑。感谢主,如果你要得到这个福份,非常容易,来到耶稣面前。但愿我们今天来到这里的中国人是中华民族初熟的果子,我们先尝这个天恩的滋味,然后,我们成为有福的人,成为蒙福的人,我们也成为传福的人,把福传给别人的人,我们成为福气的出口,多么好。真的感谢神,今天就是神拯救的日子,今天就是神悦纳的时候。
  
  最后,我请大家,一起低头祷告。
  
  
亲爱的天父,我们的神,今天是主日,我们知道今天在全世界,在各个角落,各个族群,各个民族,各种语言都在敬拜祢。祢的爱是不分地点,不分场合,不分语言,不分种族的,只要心向祢敞开的,只要呼唤祢天上的父的,你的爱就成为他们的力量。
  
  天父,今天,此时此刻,在这里我们在座的每一位要向祢祷告,求你的爱临到中国,快快的临到中国,大大地临到中国,因为我们中国几千年来充满了仇恨,求祢改变我们,求你赦免我们一切的罪,赦免我们不认识祢的罪,赦免我们拜偶像的罪。给我们一个清洁的心。
  
  天父,在此时此刻我们为中国的十三亿同胞祷告,愿祢快快地临到他们,让每一个人都能听到你的福音。天父,我为我们家庭教会的弟兄姐妹祷告,愿祢坚固他们的信心,使他们到处为祢作美好的见证。我也为我们执政掌权的祷告,求祢的爱临到他们,使他们的心柔软下来,知道祢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  
  天父,最后我特别为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向祢祷告,如果我们在座的还是朋友,还不是基督徒,还没有来到祢的面前,我求祢的圣灵此时时刻就感动他们,让他们能够来到祢爱的怀抱里,能够作初熟的果子,得尝祢的恩典,平安,喜乐的祝福。天父,我也把在座的弟兄姐妹们交在祢手里,求祢加添力量给他们,使他们认识到他们活着的价值是什么,就是把爱在人间播撒。

  
  
天父,我感谢祢给我们今天上午这样一个神圣而美好的时刻,祢的福音临到了我们,临到了我们中国人,今天上午这个时候特别临到了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家庭,祢的祝福要大大地降临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,我要问,在座的朋友,如果你今天愿意来到耶稣面前,接受祂的爱,你活在祂的爱的怀抱里,祂的祝福要赐给你,赐给你的家庭和后代,有这样的朋友,我请你向神举手,我会为你祝福,为你祷告,请放下,举一下就请放下,我看见,请放下,感谢主,还有没有?请放下,请放下,后边如果有,你们向神举手,因为是神在看着你,我看得见看不见都没有关系,因为耶稣的爱要临到你,如果你心里有感动,你愿意活在爱中,而不是活在恨中,你不要压抑它,那是神对你的呼唤。
  
  下面我要问在座的弟兄姐妹,你们今天如果心里有感动,愿意把你的后半生,用于福音的事工,你知道这是唯一有价值的事情,人生匆匆,转眼就逝去,唯有那永恒的爱,是最有价值的,最有意义的事情。如果今天你心里有感动,愿意把你的后半生奉献给神,就是你的后半生把传福音看作是唯一的价值,其它的一切,都是为了这个目的,为了这个目标。有这样的弟兄姐妹我请你举手,好不好?感谢主,请放下,请放下,请放下,我知道,有一些弟兄姐妹,你们有这样的心志,愿神赐福你们这样的心志。
  
  好,我们现在一起祷告。我也请刚才决志举手的朋友们,跟我一起作一个祷告。我说一句,你们心里跟我重复一句。
  
  我们在天上的父,今天我来到祢的面前,我向祢举起我的手,敞开我的心,我要进入祢爱的怀抱,我愿意来到耶稣面前,承认祂是我的救主,祂是我的一家之主,是我的人生之主。我知道我是一个有罪的人,求祢赦免我的罪。愿祢天上的平安和福份临到我,临到我的一家和我的后代,从今天直到永远。我以上的祷告是奉耶稣的名。阿门。


顶:51 踩:62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3 (253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03 (265次打分)
【已经有286人表态】
53票
感动
31票
路过
30票
高兴
39票
难过
27票
搞笑
33票
愤怒
33票
无聊
40票
同情
上一篇 下一篇
发表评论
换一张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