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基督教睦邻行道会 >> 资讯 >> 睦邻分享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我为什么信耶稣? 远志明见证布道系列 (根据VCD录音整理)(一)

热度880票  浏览141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2年2月11日 11:50
一 从流亡到故乡

  
  我原来是一个无神论的学者。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博士研究生。在这之前,我在北京卫戍区做政工干部。当了十二年兵。我也是一个共产党员。后来又参加89民运。那个时候,特别是《河殇》出来以后,到处作报告,到处演讲,有很多人也很赞同我们。我们自己也觉得自己是救国救民的,是启蒙者。但是一回到家里,人就原形毕露。摔东西,骂老婆,很不象样子。我一发脾气的时候,我们家什么值钱我摔什么。我也曾经把我太太最喜欢穿的裙子用剪刀剪碎了。她性子也很急很强。所以我们俩在一起经常吵啊,争啊,甚至打啊,闹啊。搞得就是没法过。但是那时候,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问题,我觉得我自己好高尚。我觉得我从事这么高尚的事业,回到家里怎么就得不到老婆的认可呢? 其实是自己的双重性。
  
  
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双重性。一方面我们是学者,是作家,是工程师,是企业家,我们在外面有一个身份,我们有不同的学问,理科的,工科的,文科的。但是另一方面,我们是赤裸裸的人。我们的生命如何,在家里最容易表现出来。知识不能代替人的生命,知识多丰富,多渊博,它代替不了我们作为人的性情。在外面不管多风光,不等于我们在家里是一个象样的人。但是我那个时候不觉得自己是这个样子,那个时候就觉得我是一个多么了不得的人。外面确实有很多崇拜者,可是怎么到家里老婆就不崇拜呢?因为在家里用知识没法降服老婆,用什么忧国忧民的使命感老婆不买你的帐。用你在外面赚了多少钱,发了多大的财,别人怎么看得起你,老婆也不买你的帐。老婆就看你是不是个好人。所以我们人都有两面,一面你是科学家,是企业家,是工程师,是作家,你学的是物理,化学,地理,天文,但是另一面你就是一个赤裸裸的人。我们往往忽略这一点,但是这一点最重要。
  
  后来,参加了六四的一些活动,遭到通缉,不得不逃亡出来。我在国内藏了一个半月,然后逃到香港,经过香港逃到巴黎。在巴黎住了半年。这期间参加海外的民运,筹办民主中国阵线,主编民主中国杂志。在这半年里,真是感谢神,让我看到了人的本相。在海外成立民主中国阵线的过程中,我们这些当年特别高尚的民运分子,要救国救民的,忧国忧民的,却表现出自私自利,争权夺势。在89民运的时候,高尚是不是真的呢?是真的。但是流亡到海外以后的不高尚是不是真的?也是真的。结果让我很困惑。到底怎么回事?
  
  我在逃亡的时候,非常软弱,非常想家。因为是被赶出来的嘛。不象我们现在在座的,你们都是自愿出来的,是争取出来的。我那时候是不想出来硬被赶出来的,所以就格外想家。那时候我的女儿才一岁半,太小,没办法带着她和我的太太一起逃亡。在巴黎的时候想得不得了。突然发现我自己是这么的软弱。不久我的父亲去世,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才56岁,跟我的逃亡有关系。受了很多的惊吓,他的肺病不治,很快就去世了。我作为长子,也不能回去送终。但是,他的去世给我最大的打击是,我发现人的生命好快啊,昨天还在,今天就不在了。我突然觉得死亡的阴影离我这么近,我是长子,仿佛我父亲去世,下一个就轮到我了。所以在海外流亡期间,感谢上帝,给我这么一个机会,让我看到人的本相。什么样的本相呢?人是软弱的。人都是有罪的。人都是要死的。这些事情平时我们都感觉不到。在北京风风光光的时候,谁也没想过这些问题。当你一看到人的这种本相之后,就开始了心灵的饥渴,就开始了心灵的寻求,开始思考这是为什么?有没有出路?
  
  我记得有一位牧师到难民营去给我们讲道。我们那时候还被仇恨所充满。他讲了一下午,我们就跟他辩驳了一下午。在理性上根本不能接受基督教信仰,觉得他跟现实离得太远。理性上说不通,可是在心灵深处,有很奇妙的东西发生。有一天,我和苏小康,就是河殇的总撰稿人,一起到巴黎圣母院,一进去感觉就不一样。我看到了马利亚怀里抱着耶稣的那座塑像。那个圣婴,满头的金发,是卷着的。我女儿头发也是卷的。我一看到他,就突然想起我的女儿。不知为什么,我扑通就跪下来了,跪在耶稣,圣婴面前。眼泪哗哗地就流,低着头不停地流。这时,苏小康拍拍我的肩膀,但是我没有力气站起来。那个时候我特别想家。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了圣婴的耶稣就这么动情。我哭了好久。我站起来以后,就跟苏小康一起去买了项链,他买了一副,我买了一副。这项链上就挂着一个十字架,十字架上有受难的耶稣。我们两个人都托人把项链捎到家里,给我们的夫人,孩子。那时候我们都是无神论者,我们不知道耶稣的事迹,只知道这个名字。我们从来也没有去过教堂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踏进去,心就动了。一看见耶稣,眼泪就流下来。有一次我在巴黎的大街上转,巴黎有很多图片,像明信片一样的。我看来看去,那么多,有美丽的风景,辉煌的建筑物,我都没有动心。我看到了一幅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的图片,天空中竖着一个十字架,有蓝色的光从十字架背后射到大地上,地面上有小船,有渔夫。我看到这个画片,心又动了。我一下子买了四张,寄给我太太一张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什么都没给她讲,我就随信寄去了这么一张画片。我家里现在还有三张。
  
  现在回想起来,在冥冥之中,或者在我心灵深处,上帝已经在作工。因为人在最无助的时候,当人的本相暴露出来的时候,我们的心灵就被神所吸引了,我们的心就容易向神敞开了。我们常常听到一句话说,人的尽头,是神的开头。为什么人非要到尽头才寻求神?才被神来作工呢?因为人走到尽头的时候才能看到人自己的本相。当然如果人在顺利的时候,在一切都很好的时候,也能谦卑下来,也能看到我们有罪,我们要死,我们是软弱的这样一个本相,神也能在你身上作工。可是我们太骄傲,我太骄傲。我是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的,我是一个解放军的政工干部,我是一个共产党的党支部书记。上帝非得让我走到尽头,不能来挽救我。所以我真的感谢上帝,让我走到尽头。让我在那个时候,虽然我的理性拒绝那个牧师,任何的讲道、任何的神学、任何的教义我都听不进去,可是我的心灵却默默的渴慕着神,渴慕着耶稣,渴慕着他的十字架上的救恩。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看到耶稣挂在十字架上,头垂下来,我的心就动了。后来,我父亲去世,当时我已经在普林斯顿做访问学者. 我给父亲摆祭。那个时候我还没信主。我摆祭的时候,摆了很多他爱吃的东西。我没有他的照片,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用耶稣在十字架上的这个画片,摆在那里,痛哭了一夜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理性上不能接受神学,教义的时候,我的心却渴望神,被神所吸引,被耶稣所吸引。
  
  在巴黎的时候,我还做过一个梦。我记得很清楚,是在民主中国阵线成立大会的那个晚上。我那天晚上住在民阵的办公室里,睡觉之前,在朦胧之中看见一个异象,特别清楚的异象。我在奔跑,我的头脑就像一个银幕一样,我从银幕的右边向左边奔跑。跑啊,跑啊,跑啊,一会儿变成了一只狗,一会儿变成一个三条腿的,象卓别林一样,一会儿变成飞机,最后掉到海里。我说死啦,死啦。但是在海里变成一条鱼,那个鱼游啊,游啊,游啊,突然就停住不游了,有蔚蓝色的光从它的上面照下来。噢,我觉得好奇怪,我想阻止这个画面,不能阻止。但是当我不阻止它的时候,它停下来了。我大为吃惊。我马上爬起来,拿一支笔,把最后的画面画下来。然后,写下一段话,我第一句话说:「昨天我曾被恐惧夺去,今天你又被愤怒抓住,现在神向你说,你要回到你自己。」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「神」这个字。这段话的最后,我写道,神来到我这里,让我为祂说话。这是十一年前的事情。后来我才知道「鱼」就代表耶稣的救恩。我当时一点都不明白,我为什么写下这些话。
  
  我后来到了普林斯顿做访问学者。普林斯顿大学汇集了将近二十位民运分子,因为它有一笔钱,大概五百万美金,把我们这些民运分子都请到那里去,是一个美国商人出的钱。有一天我们开完会的时候,有一个小姐妹就来喊,哎,你们好不好今天晚上参加我们的一个活动啊?我们其中的几个人就说,好啊,去啊。我们那时候反正也闲着没事。结果晚上去了一看,是什么呀?查经。我们以为是party呢。既然来了,就吃吧,然后怎么办呢?不能吃完就走啊,就看看吧。结果这一看啊,是一些年轻人。有大陆来的,有香港来的,有台湾来的,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查经班。他们唱啊,跳啊,拍手,跺脚啊,我们在旁边都看傻了。我们看了一晚上,然后就回去了。一回去我们这一帮人就开始笑。说,哎呀这帮人还这么执迷不悟呢,都什么年代了,还这么迷信,崇拜。他们经过没经过文化大革命啊?没有。因为那种形式跟文化大革命真的是一样。文化革命赞美毛主席的那些诗、歌,现在改了词赞美耶稣是一样的。什么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;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;什么看见了太阳就看见了你,敬爱的毛主席;什么抬头望见北斗星,心中想念毛泽东。也是有一本小语录,小红书,跟圣经一样,具有绝对的权威。也是要以经解经,要用毛主席的话来理解毛主席的话;也是要斗私批修,灵魂深处爆发革命,跟我们现在认罪悔改一样;要早请示晚汇报,就跟我们祷告一样。到了第二个礼拜五,有一位弟兄开一个面包车来接我们,我们当时有几个人住在一起。大家都说,啊,我今天写文章,我今天有客人。谁都不去。我呢,心比较软。我说这么大老远的开个面包车来接我们谁都不去,这怎么象话啊,我说我代表大家去好了。我就去了。
  
  结果我多去了这么两次,就被吸引了。被什么吸引呢?不是被他们的那些形式,也不是被他们讲的那些道理,那些道理我也听不懂。什么耶稣的宝血啊,可以洗净你的罪啊,这是哪里的话啊,这既不合语法,也不合逻辑。听不懂,形式也不能接纳。可是我为什么被吸引呢?喜欢那个气氛,喜欢那些人。一见如故,真诚友爱,活得是真年轻。同样是大陆人,为什么我们活得这么惨?我说的不是生活,是心里头这么惨?你看他们的眼光,这些基督徒的眼光,眼里面都是真诚,都是友爱,毫无隔膜。你看我们那些民运分子的眼光,都是老谋深算,深沉得很。真的不一样。所以我坐在沙发的一个角落,享受着他们那个气氛,那种友爱,那种温暖。我觉得那个小屋子里边充满了阳光,充满了喜乐,充满了一种生命力。这是我在中国大陆从来没见过的。在我们这些自以为高尚的,要救国救民的知识精英中也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气氛,一种生命力。我被这个吸引。所以后来每到礼拜五还没来的时候,我就盼着那一天。
  
  当然,我到了那里,也没什么话讲。他们当时正在查新约的《希伯来书》。那个书很深,我听不懂。但是后来有一天我听懂了。它讲,什么叫信,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,未见之事的确据。我是个学哲学的,我一听,这话好,这话有哲理。为什么呢?什么叫信,信就是说,你还在盼望的时候,你已经知道有实底了,你在没有看见的时候,已经有了确据了,这才叫信。我们平时所说的信,不叫信,那叫理解,那叫明白。真正的信就是你不理解,不明白的时候你就信,那才叫信。我的朋友,我给他一百块钱,他爱怎么花就怎么花,那叫信赖他。如果我给你一百块钱,你必须告诉我怎么个花法,我才给你,弄明白了我才给你,那不叫信赖。我一听这话有哲理,我就开始发言。我一发言他们就说,呵,远志明发言了。后来我就跟他们聊,我说你们为什么这么好,为什么这么喜乐。这些人对我们可好了,缺什么,他们就给什么。帮我们学开车,接送飞机;帮我们出去买东西,办手续,什么都帮。还帮我们找了三个牙医,把我们每个牙都洗了一遍。有一位老姐妹每个周末请我们去吃饭,给我们讲福音。我们就跟她辩论,辩论的结果,每次都是她输,她当然辩不过我们了。可是我发现什么呢,每次她输了,她还是笑咪咪的,问我们,下礼拜还来吃啊。然后还说,我还继续为你们祷告,有什么事告诉我。我心里想,你不是输了嘛,你怎么还这么充满信心啊?我当时觉得这些人好神奇。后来我就问他们,你们为什么这样?他们告诉我说,因为耶稣就这样。因为是耶稣的爱使他们这样活出爱来。我当时不明白这句话。不过他们告诉我说,你去读四福音书。我开始读耶稣的生平。我大为震撼。
  
  我发现我以前听说过耶稣这个名字,知道他是基督教的创始人,但是我并不真认识耶稣。我没有自己认真地读过圣经,我没有亲自去了解他。我只是听到,马克思主义是怎么批判基督教的。其实西方的很多大思想家,大科学家,他们对基督教都有看法,但是他们对耶稣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像尼采,是最反对基督教的,但是他对耶稣,对基督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像中国的陈独秀,他是无神论者,可是对耶稣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像黑格尔、康德、歌德、海涅,这些大思想家、大文学家都对耶稣佩服得不得了,尽管他们对教会有看法。当然,我对教会也有看法,你对教会也有看法,牧师对教会也有看法,可是他们对耶稣都没看法。
  
  我一读到耶稣,一下子就给震撼了。耶稣的话象针扎我的心,但是又象春风吹我的心,又象阳光温暖我的心_他的话是从天上来的话,不是人的话,人说不出那种话来。比方说,我当时是被仇恨充满,我家恨、国恨都在一身,我父亲去世时我写过一首诗,前两句是:热泪不洗家国怨,至情如斯哀怎堪。就是流多少泪也洗不尽我的国怨,家怨,充满了怨恨。可是我读到耶稣说:
你们听见有话说要爱你的邻舍,恨你的仇敌,只是我告诉你们,要爱你的仇敌,为逼迫你们的祷告。我听到这句话就好扎心啊,我怎么能爱我的敌人呢?我那个时候充满了恨,我怎么能为逼迫我的人祷告呢?……但是我接着往下读,耶稣的下一句话震撼了我。我的无神论开始动摇就是从下一句话开始,你们注意听下一句话是什么。他说:因为祂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,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。祂,就是指上帝,指宇宙的造物主。祂造了太阳,赐给我们每一个人阳光,不管你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。祂降雨下来,滋润万物,赐给每一个人,也不管你是义人还是不义的人。上帝这样地爱我们人类,可是我们人类却彼此仇恨,彼此计算。读到这句话,我突然意识到,耶稣是从天上代表宇宙的主宰向我们人类说话。他指着太阳说话,指着雨水说话,他在空中说话,他说的不是人的话。耶稣说的是神话,是上帝的话,是造物主的话,我们的灵里面能分辨得出来。听到这种圣洁的声音,这种高贵的声音,这个充满了慈爱的声音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灵魂就开始颤抖。当然我的灵魂曾经哭泣过。在巴黎的时候,曾经哭泣,曾经寻求,曾经被耶稣所吸引,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。现在耶稣直接向我说话了,噢,我的心,哗,震动了。
  
  我记得我当时是躺在床上看的,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。我闭上眼睛,我要为我的敌人,为逼迫我的,为我刚才还在恨的人,我要为他们祷告。我要听耶稣的话,因为他的话是从天上来的话。我闭上眼睛,想为xx、xx祷告,结果还是不行。一闭上眼睛,还是那句老话: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辰不到。我打开圣经,又去读耶稣的话。耶稣说,只是我告诉你们,要爱你的仇敌,为逼迫你们的祷告。这话好象是对我说的。我马上又闭上眼睛,怎么爱也爱不起来,怎么祷告也祷告不出来。我又打开又看,又闭上眼,又看,又闭上眼,反复了好多次,我的心才安静下来。我才顺服了神的话。
  
  人要顺服神的话,多么不容易啊。你虽然知道是神的话,你虽然知道是天上来的声音,但是你要脱离自己那个罪的捆绑,仇恨的阴影去顺服他,是不太容易的。你明白了是一回事,你明白了以后去实行是另一回事。感谢神,让我反复了好多次以后,我的心安静下来。我虽然还不能那么爱xx他们,但是我起码不恨他们。我当时就觉得我的心啊,也随着耶稣慢慢的提升,也提到半空中了,就跟xx、xx不一般见识了。因为我们都是罪人,我们不要以为他是罪人,我不是罪人,我有权审判他。不,我们都是罪人。我们在上帝面前,在耶稣这样一位充满了慈爱,象阳光,象空气,象雨水一样,无条件地爱着我们的上帝面前,我们都是一样的罪人。
  
  这个地球上充满了罪恶。这个小小的地球在空中飘着,太阳不远不近地照着我们,空气不薄不厚地给我们呼吸,雨水是这样地循环大地,滋养着我们,可是我们在干什么?看看现在这个人类,我们制造的导弹,原子弹,可以把地球毁灭几百遍。打开电视看看是什么?打开报纸看看是什么?天天在国骂国,民骂民,党骂党,人骂人。就好象一个父亲,养育了一群孩子,供给他们吃的,穿的,用的,住的。可这帮孩子天天在一起打,竟争,贪婪,妒忌,仇恨,用他们的智能制造杀人武器,你说这个做父亲的多么心疼啊。所以耶稣就来了,就说你们要悔改,你们这样下去必定是死。当时我心灵的眼嚓地就开了。我突然看见了上帝在向我们说话,我看到了人类的罪。我认罪不是认我个人犯了什么小偷小摸啦,发脾气啦,是我们作为人的那种罪性。我们不承认神的爱,我们觉得我们人类是宇宙中最高的产物,觉得离了我们地球就不转了,宇宙就没意义了。
这种人类的骄傲,造成人类的瞎眼,人类的瞎眼导致了人类的仇恨,人类的仇恨导致了人类的灾难。
  
  我碰到耶稣的时候,才突然发现我们的罪。我开始谦卑下来。我一承认我有罪,一发现我们人类普遍的罪,我跟邓小平之间的隔膜就没了,化解了。我发现我们好象都一样,我一下子就摆平了,我觉得这一点真好。如果你来到神面前,你只要承认你是罪人,祂是救主,你承认祂是爱,而你是罪,你把自己跟神不要摆平了,那么人跟人就可以摆平了。只要把神当作神来看待的时候,人跟人就没有仇恨,没有隔膜,人跟人都摆平了。我遇到耶稣以后一下子就被抓住了。我心里说,主啊,感谢你,你开始拯救我了,我终于遇到你了。我的心安静下来,我的仇恨的那个铁疙瘩,那个铁链子解开了,我的心舒展开了。什么叫祝福,我祷告说,神啊,难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祝福吗?你使我的心明亮了,使我的心平安了,你使我的仇恨的疙瘩解开了。不错,这是最大的祝福,最大的祝福。
  
  从那天开始,我每天读圣经,读福音书。每天都读一点点,读不快。因为读几句我就开始想, 越想祂越是神,越想我越是个人,越想祂越是爱,越想我越是罪。噢,真好。耶稣说,你们祷告的时候,进到内室,关上门,求告你暗中的父,你父在暗中垂听,必然报答你。我读到这里,就心里欢喜快乐。我说,我真的遇见神了,只有神才这么说话,人不这么说话。人都是做事让人看的。神说,你做事不要让人看,为什么?我是神,我在暗中。你们如果得了人的奖赏,就得不到我的奖赏了。哎哟,我说真的遇见神了。
  
  我跟主耶稣亲亲密密地度蜜月度了一个多月,没有人知道。一个多月以后,那个老姐妹问我:远弟兄,你信主了吗?看你的表情不一样了。我说,我已经信了。这个老姐妹就上来抱着我喊:远志明信主了,远志明信主了!什么叫信,很简单,你只要把自己当成是个人,是个罪人,你把耶稣看成是神来到人间向你说话,传达神的爱的福音,这就叫信了,这就是信了。结果没过两天,我们教会的牧师就到我的住处来,为我祷告,我记得很清楚,张麟至牧师,到了我住的地方,拉着我的手,一句一句地带我做决志祷告。等祷告做完了以后,我发现我自己满脸都是泪。那个牧师看到我满脸是泪,他的泪也充满了眼眶。到了晚上,我自己做了一个很郑重的祷告。我把灯拉灭了,跪在床前。

      你知道做了决志祷告以后,跟没做决志祷告不一样。做了决志祷告,就是当着人的面公开地把话说出来。就好象结婚一样,那一半属于你了。偷偷地恋爱时, 老有退路。但是一结婚就不一样了,一结婚就谁也没退路了。现在好多人说,倒霉了,结了婚了。因为原来彼此相爱,你不觉得是捆绑,刚结婚的时候都是喜乐的,结婚几年之后才觉得不喜乐。但是我跟主结婚十一年了,越来越喜乐,越品味道越浓。人的味道品品就没味了,慢慢矛盾就出来了;可是你跟着神,读圣经,体会耶稣的丰富,噢,那个丰富啊,越来越亲。我为什么那个晚上要做一个很郑重的祷告呢?就是因为我决志了,决志对我的心发生一个震撼,我已经公开出去了,我向神公开了,向人公开了,向牧师公开了,向世界公开了,向我那些民运朋友公开了,那是一个很大的决定啊。

      我晚上就跪下来祷告。把灯拉灭了,郑重其事地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等我开口说第一句,亲爱的天父,不知道为什么, 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,是伤心呢还是喜乐呢?就好象一个流浪的孩子回到父亲的身边,受尽了人生那么多的委屈,心灵的煎熬。当时我当然也想到我地上的父亲,他去世了。我觉得我来到心灵的父亲天父面前,心灵回到了自己的家乡,回到了自己的院子,回到了自己的屋子,跪在了自己的父亲面前,好亲切啊,眼泪不停地流,流啊流啊流到最后清醒过来,也没有说什么话。我第一次跟神祷告,只是流泪,没有说什么话,只喊了一句亲爱的天父,但是我知道神已经拥抱了我,我天上的父已经接纳了我。心里边好踏实。所以我写的第一篇见证,那个标题叫:「扑向梦寐以求的故乡」。只有当我们进入了神的怀抱以后,才突然发现那是我们的故乡。当我们还不认识他的时候,还没有进入他的时候,我们仿佛在寻找。找啊,找啊,我们的灵魂在找家。虽然我们有个肉身的家,可是我们的灵魂好象没有家。我们不知道家在哪里,直到找着了,碰见了耶稣,才发现这就是我心灵的家。他说的每一句话在我心灵的深处引起共鸣,就好象羊认识牧人的声音。生命寻到了他的根,心灵找到了他的家,充满了爱。
  
 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,死亡在永恒的爱里是没有意义的,人的罪在神的爱面前也是没有意义的。什么有意义?原来觉得没有意义的人生,在永恒的爱里找到了意义。我认识到自己的罪,我以前没有认识到。我以前觉得自己是义人,只有来到神面前才会发现人都是罪人。
  
  普林斯顿的教会一年有两次施洗。牧师通知我说春季的洗礼是在4月的28号那个主日,1991年4月28号主日。我一听,这个日子,就是我的父亲,我地上的父亲,他去世一周年的忌日。他是1990年4月28日去世的。可是按照计划, 那天我要在德国的法兰克福放映《河殇》。牧师说,我们可以提前或者拖后给你施洗。我说,不要,千万不要,就这个日子,我要提前回来。为什么?我晚上祷告时对神说,神啊,你知道,一年前的这一天,我失去了地上的父亲,一年后的同一天,你要做我天上的父亲。这个日子不能改。所以我提前回来了。我从法兰克福回来的时候,美国领事馆不给我签证,因为当时我拿的是法国护照。他说你拿法国护照到巴黎去签。多急啊,但是我当时因为已经信神了,已经做了决志祷告,我知道我属于他了。我就跟神祷告说,神啊,这是你的事。我回不去,那是你的责任。你是全能的父,你掌管一切。我回去不是干别的,我回去是认你这个父亲,我回去是受洗啊。所以我一点也不急,我很坦然地去海德堡做下一场演讲。到海德堡的时候,领事馆给我打电话说,你来,给你签证。我讲完马上坐火车回去。回去以后给了我签证,我就让旁边的翻译朋友问他,为什么昨天不给我,今天给我?他说,你要感谢,你有一个好朋友。我到现在不明白这句话。谁是我的好朋友?我在德国没有一个朋友,当官的,议员,没有。我现在知道,我的好朋友是耶稣。
  
  神奇,神做事就是神奇。如果他做事不神奇他不叫神。如果神做事你都能理解,都能明白,他就一点都不神,那你信他干什么?信神,信的就是神了的神。我们北方话说,这件事神了。什么意思?你弄不明白。孟子说,圣而不可知之,谓之神。神圣,伟大,荣耀,权柄。可是你不能完全明白他,圣而不可知之,叫做神。当然,我不是说,你稀里糊涂地信,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,这是迷信。你一定要信得清楚、信得明白你所信的是什么。你所信的是独一的真神,宇宙的造物主,天地万物都是他赐给我们的,他借着耶稣向我们显明他的爱,你要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点。你不是信菩萨信佛,不是信你自己,不是信偶像。但是你要知道,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信的这个神,他的作为,他的奇妙,他的奥秘,你是永远也弄不清楚的。敬畏他是智能的开端。
  
  那时候,如果不是用神迹,是没有办法把我打败的。如果有人给我讲神学,我永远信不了。我记得在普林斯顿的时候,有一个神学家对我说,远志明,你问我关于圣经的什么样的问题我都能回答你,圣经以外的我不敢保证,圣经我研究透了。我就问他一个问题。我说,蛇受了上帝的诅咒之后是用肚皮走路的,请问它以前是用什么走路的?他想了一想说,哎呀,我不能回答你。我给他提了好几个问题他都不能回答。上帝是个灵,他怎么用动物的皮给亚当,夏娃做衣服?好多事情我们怎么能够弄明白?讲神学,说实话,我是学哲学出身的,辩论起来,神学本身就是没有根据的。因为他是以信心为根据的,是以没有看见的为根据的,是以盼望中的东西为根据的,他怎么能符合哲学中的逻辑呢?但是它符合我们心灵的逻辑。虽然在巴黎难民营里,我拒绝那个牧师的讲道,可是我的灵魂碰到耶稣,我却哭泣,被吸引。我看到普林斯顿那些爱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,充满了平安喜乐,真诚的那些人,我就被吸引。他们当时口里说的,我还不明白,可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生命力,吸引了我,我明白。耶稣,我看见了,我认识他。
  
  信了神以后,我发生了很大改变。仇恨没有了,脾气也没有了。原来在北京的时候,我跟我太太打得不可开交,折腾着要闹离婚。她妈妈来劝,我妈妈来劝,谁劝都没用。我们俩心平气和地讨论,讨论的结果是:脾气不合,没有办法在一起。她到美国来也是一样。她到美国来的时候,都没打算跟我好好过的。她知道我这个坏脾气。她说,你这个脾气改不了,到美国来了以后,咱们就离了算了。美国自由,而且离开家人了。但是我告诉她说,你来了一看就知道了,我已经变好了,成为一个好丈夫了。她不信,她真的不信。她来了一看,哇,真的,好了。但是,我还发作过一次。我想,那一次是神要我发作的,为什么呢?她不让我去教会。她说,你好好学英文,好好去念书,读个学位,老跟他们混干什么。她第一次去教会的时候,有个老姐妹见了就说,啊,你来了,我们已经为你祷告好久了。你看远弟兄信了主多好啊,你也快点信吧。我太太说,哎呀,让我考虑考虑。那个老姐妹说,不要考虑了,日子不多了。基督徒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是指主耶稣再来,这个老姐妹很虔诚。但是我太太不高兴了。她回家就跟我说,这叫什么话啊?我刚来美国没几天,就说我日子不多了,不去了!也不让我去。结果那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,我憋不住了,手一拍吃饭桌子,盘子、碗筷哗啦啦啦掉到地上去,那个力气好邪啊。我太太一看,吓得倒退了三步,轻轻地说,你不是基督徒吗?你不是变好了吗?她这一句话,神的灵就进入我的心,我突然清醒过来。我笑咪咪地说,我刚才是让你看看,我不是基督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。那是神感动我让我说的,因为我是心平气和地说的。她才突然醒悟到,哦,原来我来美国两个月,他还没跟我发作过呢,原来他真的变了。真的感谢主,这是神安排的 。
  
  当然夫妻在一起,有没有争吵的时候?有。各个家庭都在发生,没有不争吵的,普普通通的家庭都有争吵。但是感谢神,我们信主之后,争不起来,含怒不过日落。夫妻为什么争吵?都是看对方的罪嘛,都觉得自己好。你看你这个样子,你看你那个样子,结果两个人的样子都不好看了。一个手拿放大镜。一个手拿手电筒,看脸上的毛病、身上的毛病,那可不是越闹越大,火上加油。清官难断家务事。但是信了主以后,都认自己的罪,不是看对方的罪。如果各自认自己的罪,那就好解决多了——那个手电筒,放大镜看的不是对方。看的是什么?是一个大镜子,看的全是自己的脏。那个镜子就是神,神的爱。在神的爱面前,我们显露出我们的罪。所以夫妻就不可能大吵。意见不同,可以讨论,讨论的时候可能口气大了一点,没关系。有一次,我记得很清楚,也感谢主,我女儿,她来了美国很快就信主了,她信得很单纯。那时候她六,七岁。有一次,我跟我太太在厨房,大概是为做什么饭,又发生争执了。我女儿就悄悄上来,递给我一张纸条。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:你是基督徒吗?就是Are you Christian? 我一看脸就红了。我就跑到屋子里去,跪下来,认罪、祷告。等我出来的时候,眼睛都红着的。我太太一看我这个样子,她当然就一句话都没有了。
  
  所以神就是我们的拯救,他什么时候救我们?当我们自己不能救自己的时候,他来救你。当你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,当你有脾气要发的时候,不能不发的时候,他可以让你不发。当你这个小偷小摸,手要伸出去的时候,他可以让你不伸出去。当你要恨人的时候,他可以让你不恨。当你要妒忌人的时候,他可以让你不妒忌。只要想起神来,只要认自己的罪,我们的本相就会照出来。一照我们的本相,我们就没有能力再去恨别人了,我们就没有能力再去不饶恕别人了。所以一个认自己罪的人,一定能够饶恕别人。现在我在我们家里跟我太太,也不是没有争吵,没有不同意见,都有的,一定有的。但是,感谢神,有神在我们家中,有耶稣住在我们家里,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。而且现在我发现:解决家庭问题、夫妻问题,都要用爱来解决。我们以前不懂,我们老用讲道理来解决。找一个人来评判,来讲讲道理、来说服、让他明白,这都不能解决问题。因为家务事,什么事也说不清,就用爱,稀里糊涂地爱,无条件的爱,不管怎么着你都爱他。这种爱,什么问题都能解决。
  
  我来举个例子。现在我就学会一手,如果太太再生气的时候,不要讲道理,越讲道理就越生气。你讲得天花乱坠,把道理讲得绝对真理,她也还要生气,因为本来就不是一个道理的问题。所以我发现,按照神的教导,爱能解决一切,爱可以解决一切的罪。我就上去抱着她。我开始学这个方法,你们也可以学。当你的太太,或你的先生生气的时候,你不要讲道理,闭上你的口,伸出你的手,上去抱着他不撒手。然后不要说话,一说话就漏怯了。一开始的时候,一抱着她,她可能说,你少来这一套!但是你不要管,抱着别动,我保证你抱五分钟他就软下来了。什么叫作爱,这就是爱,无条件的爱。爱就是一个伟大的胸怀去拥抱另一个不那么伟大的胸怀。
  
  
神的爱是什么?神的爱是大的要抱小的。人的爱不是,人的爱是一般大。我爱你,你必须爱我;如果我老爱你,你不爱我,我就杀了你。好多情杀就是这么来的。如果我爱你,你也爱我,没事。如果你不爱我,我也不爱你了,俩人拉倒,也没事。偏偏我爱你,你不爱我,就不行。所以人的爱都一般大。可是神的爱是什么呢?神比我们大得多,可以包容我们。如果你信了神,你的胸怀就应该越来越大。你可以包容那些你不喜欢的人,爱那些不可爱的人。首先爱你身边的。我们特别喜欢那句话——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后来我发现,别说先天下之忧而忧了,先我太太之忧而忧,后我太太之乐而乐,我都做不到;先邻居之忧而忧,后邻居之乐而乐,我都做不到。现在我们就用神的爱,先爱你身边的人,爱你周围的人,爱每一个人。一个有了神住你心中的人,就像蓝天住在你心中,就像阳光住在你心中,就像空气在你心中那么博大。
  
  
神从来不跟人一般见识。一个信了神的人也不跟人一般见识。为什么?因为神好伟大。我们住在伟大的神里头,我们自己就变得伟大,我们不再跟这个世界一般见识。这样才能活得好。你要想活得好,你必须超越,你要想赢得对方,你必须有比对方更大的爱,更大的胸怀。你要想在这个世界上过得好,你必须比这个世界站得高一点。我信了主以后,发现一个真理,就是怎么样才是最大的享受,就是认自己的罪,免别人的罪,来享受上帝的爱。活在神的爱中的人,就很容易学会去爱别人、爱自己、爱家人、爱那些不可爱的人。人生什么最有意义?不是金钱,不是地位,不是名声,甚至也不是健康。是爱。有了爱,这些东西都发光,都点石成金。没有爱,这些财富、名声、 地位,都没有光,甚至成为枷锁、成为捆绑、成为骄傲,使我们心灵受苦。
  
  真的感谢神。回顾我信主十一年,真的是越来越甜美。我常常想,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,如果我十一年前没有信耶稣的话,我真不知道我今天会是什么样子。也许我们已经妻离女散,也许我的女儿成了单亲家庭的女儿。我和我太太的感情,在六四之前已经闹得那么僵。借着六四神把我逼到我的本相面前,让我认识了他,使我变成一个新造的人。这时候我太太才来到美国,我们过上了幸福的日子。感谢神。冥冥之中神在呼唤着我,呼唤着我们每一个人,每一个家庭。凡是你愿意领受他呼唤的,你来到他面前的,他已经给你预备了幸福的日子。真的,这是神给的。
  
  我们最后一起低头祷告。不管你是不是基督徒,今天,只要你愿意,愿意敞开你的心,用你的心灵和诚实来到他的面前,他都会接纳你。他会把赐给我和我一家的这样的爱,这样的福气,也赐给你和你的一家,让你过一种幸福的日子。我们一起来到他的面前,我说一句,你们心里默默地跟我重复一句:

    亲爱的天父,爱我的上帝,我今天来到你的面前,我要谢谢你,谢谢你赐给我的一切。我要来到耶稣的面前,承认我是一个有罪和有限的人,愿你赦免我一切的罪,愿你成为我的救主,成为我的生命的主,愿你把天上的爱赐给我,把永恒的福分赐给我,赐给我的一家和我的后代,从今晚直到永远。我以上的祷告是奉耶稣的名。阿们。


 
TAG: 录音 信耶稣
顶:55 踩:5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18 (257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0.4 (261次打分)
【已经有257人表态】
45票
感动
41票
路过
30票
高兴
28票
难过
23票
搞笑
34票
愤怒
28票
无聊
28票
同情
上一篇 下一篇
发表评论
换一张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